pk10 > 女性 > 正文

清明烟雨花满地

2017-04-20 11:30:31  来源:郑州新闻社  版权声明

              每年清明雨纷纷,多少烟雨落花中。大自然总是喜欢在这个特殊的日子,弹奏一首哀婉的思亲曲,好像一切都是天意。
    或许,人的思维总是不想受到定势的干扰,就像人们不想在欢乐的日子看到雨滴,就像人们在悲伤的日子不想听到摇滚,就像人们不想在收获的时节花落满地。而我,也常常在想,如果清明节艳阳高照,百鸟争鸣,该是多么不搭调啊!
    今年又逢清明节,我突感身体不适,没有陪家人回老家祭祖,但是那颗虔诚的心早已被他们带走了。
    不知道祖母的墓碑上雕刻的那些名字是否还清晰,周围的柏树一定长高了,迎春花一定开了又谢了,有祖父的陪伴祖母一定不会寂寞的,有子孙们的牵挂祖母一定不会孤独的……
在我的记忆里,祖母裹着变形的小脚总是在林荫小道上稳健地行走着,园子里的蔬菜都是她种的,我们姐弟淘气时,她也会踮起脚跟儿为我们捉蝉,用缝衣服的线系住蝉的一条腿,看着蝉被束缚后痛苦地挣扎,却无力逃跑,而换来我们的开心。
    不知道外祖母栖息的黑山寨是否能为她挡住风雨,通往黑山寨的山路是否已是草木茂盛遮住了去路,还能爬上去吗?一定可以的!因为我一直在心里为外祖母默念着,牵盼着,祈祷着,祝福着。
    在我的生命里,最美好最珍贵的记忆都与外祖母有关。她扶我学走路,教我种杜鹃花,陪我栽杏树、桃树和梨树,给我讲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,每天给我扎小辫子,每天给我煮鸡蛋当早点,每晚紧紧地抱着我睡眠。直到她悄然离去的那一夜,我也是躺在她的身边,依偎在她的怀里,枕着她的胳膊入梦的。中午时分,她突然就听不见她最疼爱的孩子叫“外婆”的声音,那个可怜的孩子不顾大人的阻拦,竟扑倒在她冰冷的身体上,哭得惊天动力!那一年外婆刚好五十岁,我刚满五岁。
    外祖母是我童年记忆里最珍贵的亲人,她把贫穷的日子编织成快乐的花环,牢牢地套在我的心上。而祖母是我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人,她把粗糙的生活编辑成精致的外套,暖暖地裹在我的身上。我知道,她们都是上帝派来保护我的女神,呵护我这样的小苗在风雨里健康快乐成长。我多想留住她们,让她们永远陪伴我;我知道,她们并没有走远,她们累了,需要休息片刻罢了。
    小时候背过一段有趣的话:“生命就是一场场遇见,有的人走了,有的人来了;有的人走了又来了,有的人走了再也没有来。”那时候,我真的不理解,“来了”和“走了”是怎么回事儿,懂一点文化的外祖母和祖母也给我讲不明白;而现在,当我明白时,却再也没有像他们那样美好的遇见,错过了就再也不会回来。甚至幻想她们有一天能回来,但是她们走了这么久,再也没有来过,唯一的遇见只能是在梦里。
我不知道,生命是否有轮回,如果有,希望我们还能在来世相遇。让我有机会给她们讲故事,为她们洗脚,给他们烙饼,给她们买新衣服,带她们散步,陪她们看夕阳,该多好!
    正当我的思绪还在肆无忌惮地天马行空时,我的手机匆匆响了。电话里,妹妹说老家被绿色包围了,山绿得透亮,水绿得清澈,花草树木绿得蓬蓬勃勃,没回来一定会后悔的。电话的诱惑还没让我回过神儿,接着弟妹的微信已经展示了N多照片,都是关于那山、那水、那老屋的,每一张图片都深深刺痛我的眼,彻底击碎了我从未离开老屋的心……
    微风袭来,推开窗户,我立刻睁大眼睛,把目光拉长,片刻间,穿过凤凰山,延伸到老屋里。祖母烙的饼,竟还在土灶围成的铁锅里,散发诱人的香味儿,外祖母陪我栽得杏树、桃树和梨树,已经开花了,在风雨里,花瓣不经意间落满地……